溯世青弦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我亲爱的人鱼夫人

(二十四)危机
  (松冈家)
  “怎么会...怎么会不见了!!!”松冈凛听到自家妹妹的呼喊声赶紧跑了出来,看着空空如也的大鱼缸握紧了拳头。
  “我能闻到人类的气味,他们刚刚有人来过了,”真琴也从屋里慢慢走出来,较为镇定的说。“我建议现在就出发,遥是人鱼的事不能被公布于众,这样对于你们人类没有半点好处,他是亚特兰蒂斯的人鱼王储,是下一代的首领,人鱼族绝不回容许他出半点闪失,惹怒大海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你既然可以感受到人类的气味,那为什么却没有感受到人类进我家的时候?动物的神经不应该很是敏感吗。”松冈凛显然有一肚子火窝着没地方发,冷言冷语的嘲讽了真琴一句,真琴知道他现在心情较激动也就没往下接,只说会尽他的全部力量。
  凛走到鱼缸前摸着厚厚的玻璃,轻声呢喃:“我怎么可以把你弄丢了...我怎么可以...”他低着头重重的锤了一下玻璃,像是惩罚自己又像是自己的忏悔。
  许久之后凛才慢慢抬起头吸了吸鼻子转身要走,忽然觉得有一道光很刺眼,循着那刺眼的感觉找去,发现地上是遥掉落的鳞片。凛蹲下捡起它,才看到上面还有未干的蓝色血液,那鳞片也像是有生命一样,有细小的血管纹路。他轻轻地擦掉血迹,用纸巾仔仔细细的抱起来放进自己的衣服口袋。
  
  “你一定等着我,等我找到你,我就再也不会让你离开。”凛说完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某条街巷)
  “你们是什么人!”遥此时被反捆着双手,尾鳍也被用麻袋死死包住,他刚刚从那辆黑车上被抬下来扔到地上,几个混混模样的人将他从大袋子里拖出来。
  “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就是人啊!我反倒是想问问你,你是什么东西!”罗塞尔轻蔑的看着遥,遥不甘示弱的回头狠狠瞪着他:“几百年前的人类与大海抗争,结果人类输得一塌糊涂,你们人类的国王与亚特兰蒂斯签订和平条约,人与人鱼不再互相冒犯,你这是想破坏规定吗!”“国王?!我的老天,这是上个世纪还是上上个世纪的事情,狗屁国王早就死了,什么和平条约与我何干?!”“若是人类对我族不仁,就休怪我族对人类不义!”
  遥低沉的说完,尾鳍和手臂上的双鳍都张开了尖刺,手指甲伸长似利刃一般三下两下割断捆着他双手的绳子,巨尾一甩把被扎的破烂不堪的麻袋扫到一旁,用尾支撑着直立起上半身展开战斗的形态。
  “哟哟哟,看来这人鱼还有个两下子,真是绝世奇品,不过不听话的宠物我可不想要,我倒是要看看是你跑得快,还是我的枪快!”说罢罗塞尔掏出一直别在腰间的两把手枪。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