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世青弦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我亲爱的人鱼夫人

(二十五)受伤
  或许是遥本性坚毅无所畏惧,又或许是他不懂这黑漆漆的管子里射[HX]出来的东西杀伤力有多大,他毫不避讳的直冲上前,罗塞尔迅速扣下扳机。
  “嘿好真有两下子!再来离我近点,让你小子好好尝尝子弹的味道!”罗塞尔狂妄的扯着嘴角笑着,刚刚射[HX]出去的两枪并没有命中目标非但没让他懊恼反而让他更加兴奋。
  “人类总是这样自大吗,你们会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遥移动的速度更快了,但地上的丝丝蓝色血迹和掉落的鳞片告诉我们他现在的处境并不好受,粗糙干涸的水泥地给他的行动造成不小的障碍。
  
  眼看着双方离得越来越近,罗塞尔却一点没伤到遥半分,遥还是一如既往地斗志满满,湛蓝的眼眸深邃如海底般深蓝,他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波动,但细心地人就会发现,在他眼底有一汪清泉满载着悲伤——他明明那么努力地那么用心的去了解去接近去融入人类,甚至在海边还劝住自己的子民不要伤害他们,他想做那个冲破海陆之间那层看不见的隔膜的那个人,可是为什么不给他机会。
  海陆看似平静相处了百年之久,然而为什么还会有海啸,这就是来自大海的报复。人类无休止的破坏海洋生物的家园,石油、捕杀、海上垃圾等等等等都严重影响了他们,他们也是生命,他们就是生活在海底的人。人类说着对海底充满兴趣却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海族也渴望去陆上看看希望能和人类和谐相处,可是做不到。
  
  遥这么想着,思绪飘远,注意力那么一分,他的快速移动使两人的距离几乎可以用厘米计算,遥抬起尖利的手却迟迟没有落下,这一个停顿让罗塞尔抓[HX]住了空挡。
  “你是在小瞧我吗人鱼?你觉得我就是打不中你吗?!”罗塞尔眯着眼阴险的一笑,冲旁边的小喽啰使了个眼色,左手一抖扔了枪迅速从腰间抽[HX]出一把匕首。
  “砰!”遥的右肩被子弹,与此同时匕首也捅入他的腹部,罗塞尔还疯狂的在他的肚子里旋转着匕首,激动的高叫着:“哦你疼吗!?告诉我!你疼不疼?!古书上说,人鱼都是会自己治愈的,这点小伤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吧?!”
  遥的脸因疼痛苍白的扭曲着,直到他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精壮的上身,猛然倒在地上。匕首抽[HX]出,腹部的肉白花花的向外翻着,身下是淌了一地的蓝色血液。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