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世青弦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我亲爱的人鱼夫人

(二十六)大戏将至
  “快快快!前面就是了!”真琴一行人寻着气味急急忙忙赶到刚刚的事发地。
  可惜的是,他们看到的只有地上还未干透的血迹。
  
  十分钟前——
  遥痛苦的蜷缩在地上, 身为王储的高贵他不能像弱者一样求饶和喊疼,只能自己咬紧牙关心有不甘的低声呻[HX]吟着。
  “啧啧啧,我的脚边躺着一条上古记载的人鱼,你们说这是不是个大新闻?”罗塞尔脸上没有丝毫怜悯的抬脚踹了踹遥,轻蔑的说到。“大哥,你最近不是手头...有点紧吗,依我看来,就把这人鱼和那个宝珠一起,弄到那个黑市拍卖会上,准能赚笔大的!”依旧是那个梳着大背头油光发亮的生意大佬,一脸谄媚的看着罗塞尔。
  “你小子,生意道上我还真是比不了,走走走,小的们把这人鱼绑起来,我找我爸黑个大鱼缸,咱明儿个就等着赚大钱吧!”
  遥再次被塞进污臭黑暗的大麻袋里,因为失水的缘故让他无力恢复自己的伤口,刚刚听见鲛明珠就在这个车上是唯一能让他振奋起来的消息。他在被装进麻袋的最后一刹那,终于在杂乱的车厢里找到了装着鲛明珠的那个檀木箱子,湛蓝的眸子狠狠地盯着,像是要把那箱子的模样刻在自己的脑海。
  
  松冈凛这边——
  “终究还是来晚一步...”凛蹲在地上摸着冰凉的血,早已泪流满面。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我们永远都会在彼此身边,我们总会站在彼此看得见的地方。现在我们明明才分开一天不到,我却觉得像是过了十年。我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我会一直保护你,所以你必须为我而活,但下一秒他就不在了。离别这个游戏能不能结束,我真是受够了,我真的...真的再也不想...再也不想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松冈凛跪在地上低着头,酒红色微长的头发遮掩着他脸上的表情,能看见的只有一滴一滴砸在地上的眼泪。
  “你先别放弃,现在还不是放手的时候,”真琴平心静气的将手搭在凛的肩上,“你看这血还没干,他们刚走没一会。只要遥接触到水,他懂得如何向我们求助,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不能放手。”
  
  七濑遥这边——
  阴暗的麻袋让遥开始稳下心想一些事。想鲛明珠如何拿到手,想自己如何脱身,想松冈凛...松冈凛现在怎么样,这孩子一定发现自己消失之后在找自己吧,他焦急地样子,还真想亲眼看看呢。
  想到这,遥竟然咧了咧嘴笑了一下,凛为他跑前跑后的,自己要是真的体验起来还真是很享受呢。但是现在,自己身上真的好痛,他现在只想着赶紧见到凛,然后再也不分开。
  可是怎么才能告诉他,自己在哪呢...对,有水,有水就能给真琴专递消息。
  
  寂静的夜——
  “遥用特殊的方式告诉我,明天在坐标X位置地下的黑市,有个拍卖会。这是我们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