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世青弦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我亲爱的人鱼夫人

(二十九)我愿放弃我的一切
  遥甩开真琴正拽着他手臂的手,不顾一切的冲上前一把抱起直[HX]挺[HX]挺的躺在地上的松冈凛,使劲怕打着凛的双颊,但无论如何用力,那双令人沉沦的酒红色眸子再也不会睁开。
  遥轻轻地将他转交给真琴手上,湛蓝色的眼里忽的闪过一道寒光,死死的盯着正在一脸事不关己的罗塞尔:“祖辈们果然说得对,人类,本就不该相信。几万倾我大海波涛让人类几艘油轮搅得一塌糊涂,几亿人里出一个松冈凛,你现在却让他离开了我。”
  遥摇身变成[HX]人鱼,尖利的指甲再次出现,罗塞尔却还是一脸嘲讽的:“小人鱼,看来你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知道我手中的这把枪的厉害....”
  霎时,话音未落,人头已落地。
  “人类总是这么狂妄自大,以为自己可以征服自然,超越自然。海洋在混沌之时存在到现在,亚特兰蒂斯也只是沧海一粟,要想反抗,也先是我们轮不到你们!”遥嫌恶的甩掉残留指尖的污血,一脸凝重的转头看向众人。
  “多..多谢遥...但是...哥哥他...”江抬起头双手合十一直冲遥道谢,泣不成声的说着感谢的话,遥幻化为人形蹲下[HX]身子学着凛平时的样子轻轻揉着江的头顶,尝试安慰几次要昏厥过去的江妹。
  “哥哥...醒醒啊..现在不是该睡觉的时候啊..地上好凉好凉,回家吧...我们回家吧..我还要你教我游泳,我也会认真的学做饭,我也会听你话...只要你在我身边...江已经没有爸爸了江不能再失去哥哥啊...”江豆粒大的泪滴滴在凛毫无生气的脸颊上,哥哥的突然逝去无疑给了江一拳重击,这成为压死这个从小失去父爱这座大山的女孩最后一根稻草,她面对生死离别,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哭,一直哭,哭道昏天黑地,怀里却抱着逐渐冷却的尸体。
  “江,别哭了。跟我回亚特兰蒂斯,我或许有办法救他。”
  
  (亚特兰蒂斯)
  “七濑王储,首领大人在大殿等候多时。诶呀您..您怎么带人类回来了!”“闭上你的嘴,我做什么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管教了。”七濑一把推开拦路的侍卫,直接打开殿门抱着凛冲了进去,后面紧跟着真琴和江妹。
  “七濑,让长辈等了这么长时间,可不是一个贵族该有的品格。”笹部吾朗风轻云淡的瞥了一眼松冈凛,完全没有询问。
  “笹部,就算我七濑遥求你,让我用鲛明珠和我的鳞片救他。”“你那一身鳞是你的,救人疗伤你随意,为什么要动用鲛明珠?!”“他...他死了。”“什么?!”笹部吾朗惊愕的看着七濑遥,火冒三丈的喊道:“你在胡说什么!你明白这东西对我族来说有多么重要!你现在,要用它来救活一个与我族毫不相干的人类?!”
  “你不明白他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他在我这么长的生命里,就像一颗明星。他对我,就像我对于水,就像空气对于人类,就像泥土对于花草一般不可或缺。你作为首领,应该知道鲛明珠是我七濑家前一任贵族永眠后将生前所有力量聚集所凝成的,相对的,肉[HX]身会化为泡沫。保存时间越长,鲛明珠越珍贵,而且到了现在没人愿意牺牲自己化为鲛明珠了,所以你才这么宝贝它不让它丢失。”遥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双手紧握着长吸一口气:“如果你答应我,我成为下一颗鲛明珠。如果他醒了,我或许会随他去,我七濑遥的余生,就由他来陪伴。我愿意放弃我的王位,七濑家的统治时间也够长了,下一任的贵族,会更名为笹部。”
  “我视你如我的亲生儿子,我和你的父亲有多要好你也不是不知道,要不他也不会在你未成年时先把王位托付给我的...”笹部话到此处抬头看着流动的水,目光变得柔和:“七濑,谁会想到你这样一个循规蹈矩的人,竟然有一个这样给我惹事的儿子呢,他如果这样对你说,你会同意吗。”
  说罢他扭头看着凛,终是含笑:“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