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世青弦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我亲爱的人鱼夫人

(三十)我亲爱的人鱼夫人
  遥听到此话,一直紧抿着的嘴角勾起一抹轻轻的微笑,轻到不认真的看就看不到。但就是这一抹微笑,整个亚特兰蒂斯刚才还冰冷冷的气氛瞬间好像升温起来,这一笑,暖了心脏。
  遥将凛放平在地上,先去了内室拿了一个通体透明的研钵,随后人鱼身的他跪坐在凛身旁,手指轻轻一勾,尾上的鳞片三三两两的脱离本体,原本湛蓝的巨尾现在正在莹莹的泛着白,迅速新生的薄片覆盖在上面。所有鳞片像是有意识听从他指挥一样落在研钵中,他将食指放进嘴里,变得尖利的牙齿轻轻一划,蓝色的血就出现在眼前,一滴两滴三滴,三滴人鱼精[HX]血掺在鳞片中。
  拿起研钵慢慢研磨,遥的嘴角继续挂着若有若无的笑,眼眶却渐渐泛红,泪珠滚落在研钵中。人鱼族人都在一旁看着他们年轻却波澜不惊且倍受尊敬的王储正在落泪,在他们看来,人鱼和人本是殊途,这是一条并不真实存在的结,但无论是谁,只要先解开了这个结,就是罪人。他们只觉得王储放弃自己的一切为了一个人类不值得,而且还暗自恨着那个马上就要将鲛明珠吞入体内的人类,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个罪大恶极的人类在他们王储心中有多重要,重要到...七濑遥宁愿成为人鱼史册上第一个同人类结好的不耻之人。
  救命的灵药已研磨完成,遥也拿出最后的一个药引——鲛明珠。他直立起身子,鲛明珠和研钵在他左右两边漂浮着,他双手合十闭眼轻吟:“人类自有上古史鉴,记载我族祖先第一次使人起死回生的事件。以全部尾鳞为药根,滴入三滴人鱼精[HX]血做辅,最后用鲛明珠为药引,使亡人吞下,亡人便以人鱼之身重回世间。今日,正是此时。”尔后遥坚毅的拿起研钵一口喝进全部,又含[HX]住鲛明珠,俯下[HX]身子狠狠地吻住凛已变得微紫的唇。
  二人忘情的吻着,凛周身发出耀眼的光,身体慢慢腾空,遥不得不放开他随他而去。只见凛的双[HX]腿正逐渐并拢变长幻化成一条酒红色的巨尾,耳朵变尖变薄像是一片小小的蒲扇,手肘和胯部生出双鳍——他真真正正的变成了一条人鱼。
  而他并没打算挣开他的双眼,所有人屏住呼吸静静等待着。
  “额啊...遥...我为什么会在这...我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凛揉着眼睛问道。“哥哥!!!”江妹不可思议的尖叫着,遥叫真琴捂住她的嘴,自己却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大喊着松冈凛的名字扑到他的怀里。
  
  “原来是这样...那我松冈凛真的谢谢人鱼族的各位...哦不我现在应该也算是这里的一员了?现在想想当时抛下你自己吃了一发枪子,真是...真是混蛋极了...我怎么能扔你一个,我怎么能丢下你们大家自己先享清闲去...”“凛,不必多说什么,回来了就好。”遥的脸上终于浮现了难掩的笑意,挣脱了真琴的束缚的江妹也跑过来紧紧拥抱自己失而复得的哥哥,用凛的话来说,就是头一回感受到江这么爱自己,自己这么多年对妹妹的付出也是没有白费。
  “我从现在起不再是亚特兰蒂斯的王储,我没有权利再命令大家接受我和凛,大家决定我们二人的去留,悉听君便。”遥牵着凛的手面对人鱼族的各位低着头说着。“不...您永远是我们的王储...”“是啊...这举族上下再无如您一般才华横溢的人。”“即便您与人类殊途同归...但既然首领大人没说什么,我们也就没什么可反对的。”“对对对,首领大人做的决定一定深思熟虑过了,我们所有人始终深信不疑。”族人们都满脸真诚的,看着这对让他们又爱又恨的恋人。
  “遥你这么受欢迎啊...可我本质还是个人类,陆地上有我放心不下的人,我还是无法..无法接受就这样安分的在海底做一个人鱼...请原谅我...遥..”“不必说,”遥食指压在凛一张一合的唇上,“我听你的。我已经失去过一次,这一次,我跟着你。”
  凛挑着眉毛抓着头发故作为难的轻笑:“嘁...真是...我带你回家还没见你这么麻烦,这是赖上我了啊!”遥听此话,刚刚一脸认真地脸上带着明显的失落,皱着眉看着凛的眼睛。“真是拿你没办法..好了好了我会跟你一起的!毕竟——”
  凛忽然凑到遥耳边轻轻说——
  “你是我亲爱的人鱼夫人啊。”
   -END-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