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世青弦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他一直在

(柒)相逢
这天黄濑接到消息要回日本走一场秀,而且暂时在日本拍戏,他都要高兴疯了——终于可以再见到大学时那帮好基友了,或许还能遇上青峰呢。

黄濑在回家的路上一直紧握手机喃喃道:“我先打给谁呢...小紫原也是篮球队员正选应该知道青峰在哪..哦不行人家也算个球星了万一换手机号呢...那就打给赤司大少爷吧他家公司也在日本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经过无比漫长的思想斗争后,黄濑决定打给赤司:“嘟——喂您好我是赤司征十郎请问您贵姓。”“啊..额..黄濑...黄濑凉太。”“黄濑...凉太啊!大红大紫的明星巨巨怎么给我打来了。”“您才是巨巨...您全家都是巨巨...我回日本了,咱们要不出来聚聚?叫上紫原他们。”“行,我安排。紫原正好也刚从美国回来。”“那..那青峰呢..”“青..青峰?”电话那头的赤司显然愣了一下,“青峰他早就回来了啊!我们都知道的啊。”“这样啊..那什么时候出来你再联系吧..拜拜小赤司。”

黄濑急忙挂掉手机紧[HX]咬下唇不让眼泪掉下来。“原来他们都知道,我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



黄濑虽四年没回来但家的感觉还是那么熟悉。他在东京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当时和青峰合租的那个小屋,那早已被黄濑临走前买下来当做回忆,它不及别墅那般奢华但却多了一丝温暖。

黄濑将他早已锈迹斑斑的钥匙插入锁孔,时已近傍晚,他费力的拧了几下才开,真该庆幸那老旧的钥匙没有折在里面。一开门他闻到一股香气,那是青峰最拿手的菜。

黄濑甩下衣帽跑进厨房,看到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微微惊讶,攥起拳头像是用尽全身气力一般一拳打在青峰脸上,继而泪水夺眶而出。

“你干什么去了!说好的写信呢?你想就这么把我甩下吗?你为什么一言不发的就消失了啊,你知道不知道从你消失两年以来我一直写信,我的行李箱里全都是给你的信,我明明知道那人已经不在了,可是我还是想坚持啊...小青峰..我尽了人事..天命也是好的呢。你别再走了,我受不起啊...”

青峰一言不发的扳着眼前哭哭啼啼的人给了他一个粗暴的吻,左手撩起他额前的刘海,细细吻干[HX]他脸上的泪水,灵巧的舌尖舔[HX]舐着泪痕,右手慢慢滑进那人上衣里,抚摸着他的腰线。

这游刃有余的触碰无疑激起了黄濑身体内一阵阵热浪,他死死拽着青峰的后背,青峰将他推到墙上,那只在衣内游荡的手不知何时伸到了黄濑穿的那条无比骚包的低腰裤中。

“你没变。人和品味都没变。”青峰在黄濑耳边呢喃,黄濑猛地反手推了一把,青峰没站稳撞到了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你就真的什么都不给我解释一下吗?”黄濑顺着墙滑坐在地上。青峰皱了下眉,横抱起他扔到床[HX]上:“地凉。在这我跟你慢慢讲。”



青峰脱掉左脚的袜子,指着满是绷带的脚裸:“啧,看到了么,这里裂了。里面有钢钉支撑,要不老子这只脚早废了。可惜我一身好技术了啊呵呵。”说罢看天花板,“那是我的第二十二场球,也是我的岁数呢。我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我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紫原急躁的吼声和喧闹的鸣笛声。我知道我完了,青峰大辉的光芒不在了。”“胡扯八道。”黄濑扑上去一把抱住青峰,“有你在,我的世界就充满光亮。”黄濑抬手学着青峰揉自己的样子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勾起自己的招牌微笑:“伤心的事就让它过去,人不能就停在原地。我明天在东京中心有一场秀,来约着我们彩虹战队一起去给本大[HX]爷鼓掌吧!!!!”

“彩...老子才不是什么彩虹战队!凉太你给我过来今晚还很长呢!”黄濑一边笑着和青峰打闹一边心说——这,才是真正的小青峰,那个永远都会自信到爆表的小青峰。能打败他的,只有他自己。

评论(4)

热度(4)